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空间文字 >

雷人案豆瓣冤:帝国治理中的时间、空间和媒介技术

时间:2018-08-09 16:08 点击:

互联网媒介究竟是什么东东?

一般说来,有两种典型的理解方式。前一种叫做传递模式,就是把媒介看成一种机械的信息传播过程,就跟火车运输货物一样,只不过媒介运送的是思想和文字。把媒介看成一种信息传递模式,往往和媒介使用者的权力及意识操纵相关,就像雷人案中,我们看到了不法权力的冷血和对于社会集体记忆的操纵。

雷人案豆瓣冤:帝国治理中的时间、空间和媒介技术

另一种叫做感知模式。媒介的发生过程并非简单的机械的信息传递,本质上媒介是一种塑造社会公共生活的容器,就像我们的皮肤一样须臾不可缺,只有它才能帮助我们感知外界(社会)的“温度”。在另一起关于豆瓣电影评分的争论中,我们看到了所谓的“两个舆论场”——精英阶层和网民草根阶层的话语撕裂。

2016年临近年底时发生的两件媒介事件——雷人案和豆瓣冤,恰恰可以帮助我们揭示,这两种不同的媒介观,如何影响了我们精神记忆,以及如何塑造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方式,进而我们会发现,互联网这样的一种新的媒介技术,在帝国治理中尤其是如何塑造我们的时间空间记忆时,如何扮演了一种不可替代的角色。

雷人案:用时间对抗空间

媒介形式的划分可以有很多种,但就技术变迁对于文化符号体系的影响而言,学者伊尼斯提出了一种有趣的划分方法:偏好时间的媒介(如口语)和偏好空间的媒介(如文字)。

媒介技术演进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空间对于时间的不断压缩和替代。从口语、文字、到电报电话电视,再到互联网,媒介技术覆盖的空间越来越大,需要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少。

与此同时,人们从当年原始部落小社区的有机团结,也开始越来越脱离自己的地域性——远距离传播带来的社会交往越来越多,而近距离传播却日渐弱化,当所谓的一个社会共同体被媒介分割成不同的社区空间,人们之间非社会交往就变成了一种水平方式的机械团结——很多时候,我们从媒介看到和关心的信息,都离自己生活的区域越来越远。

雷人案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在互联网被普及之前,很难想象,一个首都的小区发生的一个普通市民被警察打死的故事,会受到如此多的关注——而且大多数关注者既不认识雷X,更缺少了解,但如此多大学校友和陌生人的加入,已经深刻影响了这样一起小区案件的走向。

雷人案豆瓣冤:帝国治理中的时间、空间和媒介技术

互联网在中国刚刚普及的第一个十年,是从边缘地带悄悄发生的媒介变迁。人们来自不同的社区,意外在虚拟空间里实现了更加自由开放的社会交往空间——这一过程经常被称为技术赋能:通过新兴的互联网媒介,人们在网络上缔结了另外一个新的社会空间:更多的自由度、开放性和理想化色彩。

雷人案也沿袭了这样的传播路径。数百万网友在传播这个年轻人遇害的消息,谴责警察国家中的暴力执法,这样的社会舆论形成,揭示了这一新技术媒介塑造的新的空间观——在这新技术出现之前,一个发生在某一个小社区的年轻人被打死了也就打死了,除了家属哀嚎求告之外,还能引发多少关注呢?

在所谓技术为每一个普通市民赋权的同时,互联网在中国普及的第二个十年里,媒介管理部门也意识到网络新技术的可怕威力,开始重组媒介,为官方所用。

更重要的方法在于,除了利用新媒介技术强化人们的集体记忆外,利益集团更懂得了控制时间的重要性,通过控制时间的方法,来进一步操控传播形式,并将这种利益和新技术的传播性能结合在一起,以维持更加集中的权力垄断。

以雷人案为例,这其中的几个重要时间节点操控都令人印象深刻:2016年5月7日,当事人死亡;迫于强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事发20多天后6月1日,涉案的五名警察被立案侦查;12月23日下午三点多,五名涉案警务人员涉嫌玩忽职守案被作出不起诉决定;接下来的5天时间里,家属放弃诉讼,律师声明退出本案,五名当事人受到行政处理等消息一一释放出来。

这些经过精心设计的时间点控制,实际上都是为了实现对人们基于雷人案件的集体记忆的精准控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希望以一种更加隐蔽操作的方式,一一规避核心事实,从而将这一案件的集体记忆从人们的日常生活场景中彻底抹杀掉。

豆瓣冤:网络影评的社交化与知识垄断者焦虑

如果说雷人案以利益集团控制时间来消除集体记忆,最终以民意的溃败而告终,那么2016年年底发生的豆瓣、猫眼影评受到官媒指责,而蒙受的不白之冤,就更加内人寻味了。

雷人案豆瓣冤:帝国治理中的时间、空间和媒介技术

在互联网上经常被网友奚落的“专家”(砖家)字眼上,人们能够感受到知识垄断者今天面临的失落感。

在网络新媒介出现之前,传统的传播过程本质上是一种知识垄断。在人类历史上媒介从口语向文字迁移的过程中,知识和权力扮演的最重要的角色,因为口耳相传的经验知识是在场的、带有神话、宗教和仪式的色彩,可以不断发起新的对话加以修正和质疑;而文字传递的经验知识都是不在场的,通过专家这样的代理人而实现的,因此常常表现为历史的,永恒的,不容置辩的。

在真实经验和书本知识之间,专家出现了,他横亘在两者之间,替代大众去了解知识,并负责传授。而普多大众呢?从此只要洗耳恭听,甚至都不用读书了(至少有罗辑思维大叔帮你读书,如果你没有时间、兴趣和理解力的话)。

雷人案豆瓣冤:帝国治理中的时间、空间和媒介技术

也就从这一时刻起,媒介现实成为了一块铁幕。在知识和事物本原面貌、真实经验和我们生活中许许多多的大小基本事务之间,专家不仅仅是沟通者,更是隔离者——知识专家和利益集团的结合,甚至可以利用地位、身份、名望和权力,为普通民众提供一种唯一代表人类思维的正统观点,除此之外,别无他途,也不会有第二种观点。

就在这个时刻,豆瓣、猫眼等拜互联网技术之赐,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在此此前,一部电影拍得好不好,是由哪些吃着官饭的大学教授、电影专家和专业影评人垄断的专有知识领域,你一个狗屁都不懂的小白鼠观众,哪有置喙的资格和权力呢?

所幸,豆瓣网用的是一人一票的“网络直接民主投票”方式,除了技术过滤机制外,水军和五毛党以及其他谣言制造者一样,本质上都并不是一种社会毒瘤,因为他们本身就是社会的一部分,谁能指望一个纯洁得像天山圣雪、纯洁得不含一丝杂质的社会呢?

雷人案豆瓣冤:帝国治理中的时间、空间和媒介技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