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空间文字 >

李菁:搞高校自主招生 这在中国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

时间:2018-11-08 15:35 点击:

内容提示:近日江苏、湖北两省2016年普通高校招生计划安排问题受到广泛关注,在考生家长中引起轩然大波。这个计划安排到底是怎么回事?湖北、江苏等地的家长为何情绪如此愤怒?

凤凰卫视2016年5月19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咱们这个周孝正老师讲话非常的硬,但是你细一听呢,有他的理,但是他这个理又好像比较绝对。比如说昨天给咱们讲这个,说您的观点就是全国统一一张试卷,是吗?

周孝正:是。

窦文涛:这可行吗?

周孝正:这相对来讲是最好的分配稀缺资源的一种形式,就是不患寡患不公正,因为有很多穷孩子想改变自己的这个命运,高考是他们一个非常主要的形式或者说道路,剩下我问你分配稀缺资源,涨工资,原来的分房子、提干、评职称,哪一个有高考这么公正?高考就是所谓的一考定终身,不对,但是一分考试定终身不对,但是一分考试定录取就对。你绝对你有一个分数线,分数线我比你多一分我就上,你比我少一分,你就下,当然得有这事儿了。就跟跑百米似的,你10秒98,你是冠军,我10秒99,我就是亚军。

窦文涛:但是你看,最近这个考生家长他因为江苏、湖北的这个事儿闹的,我觉得现在这中国有个情况很有意思。就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怨气,但是就找突破口,是吧,突破口可能在三百米开外,但是他就连起来了,他把他的气。你比如因为江苏、湖北这个指标外调的这个事情,大家又聊起来,就说考试卷难度不同,你听那段子吗?最有名的就是说,有人就说了,北京、上海卷、全国卷、江苏卷,打比方说考题要是北京、上海卷就是什么题呢,就是说开国大典是在哪一年;那要是全国卷呢,就得说开国大典是在哪一天;要是改成江苏卷,就得说开国大典天安门广场上放飞了多少只鸽子,就是形容就是说我们江苏考生考题那么难,说这公平吗?你觉得这个在中国历史上比如说他们就讲北宋的时候,欧阳修和司马光,就是司马光砸缸的那位就发生过争论。

李菁:对,因为一个是北方人,一个是南方人,山西人,是吧?

窦文涛:对,欧阳修就主张,就是周老师这主张,就是统一一张试卷,对吧,达到水平按一个分数线取,取试。但是呢,欧阳修的这个公平,司马光的这个公平叫“逐路”,“路”那个时候指的就相当于咱省或者什么的,就是说北方的经常要去打仗,那北方人外族入侵,北方人跟你打仗。那你要是按高考分数线呢,会导致北方的这个士子们选拔不出来。所以说,当时就发生过这种争论。

李菁:所以,你就看出来了,这个高考表面上是一个教育问题,实际上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且是一个你看贯穿一个历史那么长时期的一个历史问题。你看我们一谈就谈到北宋时期了,然后那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它更有意思,它就讲到其实这个中央政府用行政权力来干预高等教育,当然,咱们现在用高等教育,干预这种人才选拔,实际从东汉时期就开始了,它是当然叫举孝廉嘛。就是你们这一群人超过比如20万人,你就可以特招一个,用咱们今天说你表现好,你就可以特招一个,所以他那个要追溯起来就是从东汉时期就开始来干预了。然后,你看到明朝不是也因为多收了南方,全收了南方,北方就不干了,然后说后来也是从那个时期分成了南北卷,南方一张卷子,北方一张卷子,说后来又增加了一个叫中卷,就是把什么四川,什么好像贵州就变成了一个。

窦文涛:需要指标的地区,是吗?

李菁:对,说大概比例是55:35:10,就是南是55,北是35,中部是10,就是它一直是个搞不定的问题。

窦文涛:周老师,您看您在大学待了一辈子,半辈子。就是说您觉得是北方的考生是干吗?智商和南方的有区别吗?

周孝正:没有,因为中国从1949年以后,基本就是一个有一句话,我们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的理想或者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所以,你注意,再比如说四野本来是东北野战军,一直打到海南岛,完了之后几方面军,比如说长征从南方江西什么的出发,一直到了陕北,对吧。通过这个,百年我们叫四件大事嘛,革命、战争、运动,到了80年代以后叫建设。那前边这个革命、战争、运动基本上我觉得混的可以了。你比如说我的学生。

窦文涛:混的可以了,把人口混的可以了,是吧?

周孝正:对,你比如说我的学生你哪有能够说北方人、南方人,他哪儿都有,甚至他爸是北方人,他妈就是南方人,你说他是什么人吧,对不对?

窦文涛:那为什么现在人都说你要统一一张试卷,中西部的肯定考不过江浙的。

周孝正:不一定,不一定,那你看出题的人是什么人,如果出题的人他比较全面的话,他会照顾到全国。所以说以前我们叫统一出题,叫统一试卷,后来不成,为什么统一试卷不成呢?因为都是一个题,当时山东青岛三个高中生状告教委会,说为什么教育它不公平,为什么?我们山东青岛得比北京高出70分,我们才能考同样的大学、同样的专业,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你山东跟北京差70分,明年你差60分,后年你差50分,七年以后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就是改良嘛,你慢慢来。他不这么干,他怎么干,他说我不统一出题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掌权的那些人的孩子大部分都在北京,他们的孩子要不然就笨,要不然就是不用功,要不然俩都是都沾上了,他需要特权,他要享受优等卷的资源。

后来各省出题了,后来又不行了,又说咱们几十个省咱们一块出吧,他在那儿折腾。所以为什么胡锦涛总书记有三句话,前些年,叫不懈怠、不动摇、不折腾,他就是在那儿折腾呢,他为什么要折腾呢。寻租理论,我有权,我就得拿权力去寻租,设租,就跟我有房子似的,我不能空着,我得租出去,租出去我就收钱,这叫权力寻租。你看他为什么老这么折腾,你比如说像这次说这个放这名额,其实你完全可以用改良的思路。说今年咱们放一千,明年咱们放两千,后年咱们三千,对不对?你给它慢慢地来,所以这样的话就没有这些问题了。所以说,他折腾,关键就是折腾,为什么折腾,腐败,就是这个意思。

窦文涛:反正我就觉得这次好像就是几方面争议也很多。就是比如说一些教育学家出来也说了,原来这是一个复杂的,咱们很难说得明白,只有周老师能说清楚的问题。就是说每个省录取多少,什么考生的基数多少,它是跟考生的数量,什么过往的记录、教育的资源,甚至是学校的资本,你这学校花的是谁的钱,用的是谁的资源,跟这个好像一大堆的问题都有关系。比如说这次江苏、湖北的这个,你可以看看这个图片。这有意思了,就是家长们甚至说为了咱们的孩子,咱们江苏的成年人都报名参加高考,全家出动,咱们小高考得个C,高考当天去得个低分,用行动来拉低江苏的录取率,明白这家长们的苦心吗?说如果高考人数增加一倍,高校名额肯定增加,然后呢我们这些家长都考这么低的分,我们的孩子录取的机会不就大了吗?这是气话了,我觉得这是气话。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