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北大教授陈平原:公众号未必出不了散文大家

时间:2018-11-09 00:38 点击:

提起要给“漫说文化”丛书30年举办一场活动,陈平原一开始是不同意的。因为在他看来,这套书对于他和钱理群、黄子平三人(后辈将他们封为“燕园三剑客”)来说“纯属玩票”,不图名、不图财,并非他们最重要的学术工作,当初想的,只是要做一套文章好读、装帧好看的小书。

“漫说文化”丛书是一套分专题编写的散文集,共十册,收录了从20世纪初到80年代的四百余篇散文、杂文及小品,囊括了性别(《男男女女》)、代际(《父父子子》)、宗教(《佛佛道道》《神神鬼鬼》)、民俗(《乡风市声》)等十个中国文化主题。

这套书缘起于1988年的夏天。当时钱理群是北大中文系的讲师,陈平原是在读的博士生,黄子平是北大出版社的编辑。陈平原在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聊天时,偶然说起三人对20世纪中国散文的看法,以及分专题编一套散文集的设想,没想到和出版社一拍即合。于是1988年的暑假,三人在1985年共同提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概念之后再次合作,闷在钱理群10平米的教工宿舍里忙活起来,先拟定体例、划分专题,再分头选文。读到出乎意料的好文章,三人当即“奇文共赏”,同时也淘汰了大批徒有虚名的“名作”。开始以为遍地黄金、捡不胜捡,可沙里淘金一番,才发现好文章实在不多。

“漫说文化”丛书第一辑(《男男女女》、《父父子子》、《读书读书》、《闲情乐事》、《世故人情》)

选了一个假期,每个专题才选了区区几万字,远不够原定的字数。三人只好在开学后又去泡图书馆、翻旧期刊,直到1989年春天才初步编好。接着他们开始分头撰写每一本书的前言,又是一番字斟句酌,原本是“玩票”的事,越做越认真,意见产生分歧的时候,还红过几次脸。

陈平原在《漫说“漫说文化”》一文中谈到,表面上,这套丛书的特点是选文广泛、突出文化意味,但从根本上说,它体现了三位学者对20世纪中国散文的独特理解。首先是凸显20世纪中国散文与传统散文之间深刻的精神联系。散文并非是完全的西方舶来品,魏晋的清谈、唐末的杂文、宋人的语录再加上明末的小品,无一不在20世纪的中国散文中产生过回响。

其次,是要澄清“散文只能写景和抒情”的误区。自五四抬出“美文”概念之后,世人心目中的散文似乎只能是“风花雪月悲欢离合”,加上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比喻和形容词,“甜得发腻”。而学者式重知识、重趣味的闲话,虽然未必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的胃口,却更得中国古代散文的神韵,这也是为什么“漫说文化”系列选择的都是具有历史、文化、民俗面向的篇目。

“漫说文化”丛书第二辑(《乡风市声》、《说东道西》、《生生死死》、《佛佛道道》、《神神鬼鬼》)

从1988年正式开始编写,至今“漫说文化”系列已经走过了30个年头,今年6月,这套丛书又由“领读文化”重新出版发行,并制作了有声书。 读者在阅读文字的同时,还可以扫码听书,不仅为经典作品拓展了新的传播媒介,也让“散文”这一文体重新找回了它的声音属性。日前,“漫说文化”丛书再版纪念分享会在北京大学举行,钱理群、黄子平和陈平原再次聚首,与现场的读者分享了三人将近40年的深厚友谊、“漫说文化”丛书的幕后故事,以及他们对散文在文体上的边缘化、散文与朗读之间的关系等学术话题的看法。年近八旬的钱理群甚至说,这也许是三人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倾心相谈”、探讨学术话题了。

筒子楼里“侃”出来的一套书

之所以叫“漫说文化”丛书,是因为这套书就是三人在钱理群位于北大筒子楼的教工宿舍里“漫谈”出来的。陈平原曾在几年前编过一本《筒子楼的故事》,请来二十几位在筒子楼居住过的北大中文系老师,讲述他们在筒子楼里的故事。“书出版后,反响很不错,我们想表达的不是悲情,而是一段历史,告诉后来者我们是在怎样的生活氛围中思考、对话和工作的。”

《筒子楼的故事》
陈平原 主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8年3月

陈平原对钱理群在筒子楼里的小屋印象深刻,“当年老钱夫人还没来,他一个人住在筒子楼里,我和子平会经常去找他聊天。不仅我们两个,还有一大堆同学,老的少的都有,最离谱的晚上十点钟还会去敲老钱的门。今天这种氛围不可能了,我们都住的很远,彼此见面聊天,或者同学请教,都要事先预约。所以,八十年代生活环境的窘迫和八十年代的学术神聊,或者说是‘侃大山’,这种亲密无间的对话与合作,促成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概念的产生,也造就了这一套《漫说文化丛书》。”

钱理群也谈到,他的学生孔庆东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老钱的灯》。文章里写,他每次自习回来,看到老钱的灯还亮着他就闯进来,一聊就聊到深更半夜。在钱理群看来,与学生、与志同道合的学术伙伴之间的聊天,最后甚至形成了一种新的学术文体,“我们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和大家看到的《漫说文化》的序言,都属于这种聊天体的学术文章,有点类似于今天所说的学术随笔。而这样一种聊天体的学术文章,和我们的研究对象、五四时期的闲谈散文存在内在的相通,因此,这套书实际上是一种主客体的融合,研究者和研究对象之间心灵的融合,用今天时髦话来说是一个‘生命共同体’,这大概是这套书今天读起来依然特别有魅力的原因。”

钱理群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