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读止庵《如面谈》

时间:2018-11-09 03:41 点击:

  ■路来森
  一直喜欢读止庵的文章,究其原因,是他的文章具有思考的深刻性和感受的独特性。正如止庵在自己的一文中所说:“我的文章从未以描写生活或介绍知识为终极目的,我更看重的是对它们的思考与感受。”
  止庵的《如面谈》已是第三次印刷,每次再版都要抽换或补充一些文章,但主体却没有改变,只能说内容更加丰富和充实。这次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再版的《如面谈》,内容分为三部分:思想之什、读书之什、怀人之什及其他。
  “思想之什”似乎最能彰显止庵思想的深刻性。在这组文章中,止庵对“生老病死”等生命本质的问题作出了思考和解读,特别是关于“生死”问题。“死亡”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一个悲苦、绝望的永恒话题,可“死亡”的本质意义何在?止庵认为,“生命的目的,就是为他自己寻找一种可能性。”于是,止庵就把“死”的本质理解为一种“不再可能。”他说:“从根本上讲,我把死理解为不再可能。生意味着总有机会,甭管它是好是坏,也甭管它实现的几率有多大,总归是有这个可能性;死则是所有可能性的终结。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对于一个活人来说确实如此,但是死把所有的路都给绝了。”
  那么,又该如何理解“生”与“死”的关系?对此,止庵通过分析孔子的两句话“朝闻道,夕死可矣”和“未知生,焉知死?”,强调从圣人的角度来看待,总是把“生”置于“死”之前,于是,他就认为人活着是应该“最大限度地张扬生”。换句话说,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实现“生”的价值,如此,活着的人就可以“撞破生死之间的铁壁”。说到底,“死”的意义不在于“死”本身,而在于唤醒人对“生”的希望,让人更加珍惜生命,更深刻地体悟“生”的意义。
  “读书之什”是谈读书的,内容包括作家评论、书评、序跋等,不过,一以贯之的却是止庵的“文体意识”,特别是对散文文体的解读和认知。止庵的这组文章大部分写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彼时,正处于对传统散文观念进行解构的时期,特别是对“杨朔散文抒情模式”的解构。止庵说:“抒情散文曾经那么长时间一‘花’独放,以至于平常我们一提到散文就肯定是指这类东西,现在想来,这真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一个假字,一个空字,正是在其中得到恶性膨胀。”很显然,他认为杨朔式的散文“抒情”充满了“假”和“空”,于是,“反浪漫”就成为止庵一直坚持的观点。他反对做作、浮躁、夸饰,也反对滥抒情、煞有介事、言之无物等文风。基于此,止庵极其赞赏杨绛的散文(如《干校六记》),因为她的散文不“虚夸、浮躁、雕饰”,彰显着平实、朴素、准确的特性,能够“很自然地以最朴素的手段去表现最实在的东西”。
  从语言角度来思考,止庵认为散文的语言之美,应该体现在“准确、朴素、精炼”上,而不是其他。于是,止庵在散文写作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我追求平和,淡远,含蓄,意在言外,有苦涩味,或者说是‘抒情的阻遏’;喜欢文章写的多少有点‘拙’,舒展,疏散。”这一风格也就决定了止庵的散文特点。
  止庵的文章几乎没有什么抒情,多的是对丰富材料的论证,是对问题的深刻思考下的议论。纵使在“怀人之什及其他”中,写亲情、师情、友情,偶有抒情之笔,亦是情之所至,水到渠成。例如,《最后的日子》一文在叙述父亲的方方面面后,情不自禁地写道:“父亲去世后,有一天我一个人回想他的一生,我想那像是一条远方流来的河,从竹林与黄桷树隐蔽的地方,从石板桥与黄泥路,从炊烟、蝉鸣与阳光里,那么一个迷蒙的所在,流涌而来的一条大河。”由于议论成分的增加,使得止庵的文章与别人有所不同,表面上显得朴素、平淡,但背后彰显出沉郁、内敛。因此,止庵的文章值得人们反复阅读和咀嚼。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