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每一滴汗水的背后都有动人故事

时间:2018-11-09 07:03 点击:

  记者程雪报道 万丈高楼平地起,一砖一瓦皆不易。在杭州市七格污水处理厂四期工程的现场,架子工人身姿轻盈地穿梭于密密麻麻的钢管架之间,为后期各工序夯实基础;钢筋工人在日复一日地测量、制作、绑扎中,为打造精品运筹帷幄;塔吊司机离地30米,为整个工程运输材料,“跳”出最动人的高空之舞……风霜雨雪,骄阳似火,一如既往。

  这群建设者们是“两美”浙江的建设者,是立功竞赛项目的排头兵,他们挥洒在钢筋水泥间的每一滴汗水,都饱含着辛劳而动人故事

  “一步一个脚印”

  作为杭城第一座半地埋式污水处理厂,且竣工后将负责杭州主城区95%以上的生活污水处理任务,七格污水处理厂工程时间紧任务重。为高质量推进工程进度,在今天夏天40天加长版的三伏天里,七格污水处理厂架子班的工人们一刻不懈怠,一天没耽搁。

  “左边是墙,右边就是6.5米深的深床滤池箱体,干活的时候根本不敢往下看,怕眩晕。”架子班班长徐应合和他的班组成员,在高度仅有0.7米、宽度不足0.5米的箱体裙边“鏖战”了7天。

  在徐应合回忆里,那条裙边窄路只容得下大半个身子,“整体宽度只有0.5米,可左、右两边还有0.1米到0.15米的螺杆不能碰。”架子班的工人们干活的时候跪不下、也坐不下,只能弯着腰半蹲着搭建脚手架,“一个姿势一天不变,只有午休时候能稍微伸伸腰。”那是徐应合参加七格污水处理厂工程建设以来,感觉最漫长的一周。

  “搭建脚手架是所有工程的第一步,我们夯实了基础,后期工作才能安全完成。”每次从深床滤池走出来,徐应合衣衫鞋履全部湿透,身后总留下一串长长的浸满汗渍的脚印,“跟我们平时工作一样,一步一个脚印,要踏实。”他半开玩笑地说。

  平凡工作中的大智慧

  而钢筋班组的工作似乎有些“一成不变”,自始至终都是测量、加工钢筋。

  “我们班组刚刚加工完污水处理厂工程主箱体墙板所需要的钢筋。”钢筋班班长郑文强平时是个腼腆少言的人,可一谈起专业知识,话立刻多了起来,“因为污水处理厂墙体的特殊性,仅仅是3~5米的短钢筋材料,就有几十种不同类型。”

  这听起来简单,但要达到节约生产成本的要求,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郑文强在多年的钢筋工作中早已摸索出规律:提前对全场所需钢筋型号进行统筹,根据污水处理厂各部位钢筋配料单,按照工期计划进行统一配料,然后在同一加工厂加工,“每天数吨的钢筋加工量,手上‘松一松’就可能产生大浪费。”郑文强在加工现场常常图纸不离手,严苛地按计划行事。

  钢筋夏天热如火、冬天冷似冰,隔着手套,也不免伤到手。然而,最大的挑战莫过于如何保障钢筋工人安全生产。机械无眼,稍有不慎就可能伤到手,郑文强总会安排新来的或年轻的工人,在加工中心“实习”一段时间才能上手。郑文强每隔一段时间就巡视一番,确保班组里每人都能按照安全生产的要求作业。

  甘当工地的“高空舞者”

  舞者,是舞台上的精灵,表演展示各种高难度的技巧能力,让人赏心悦目。在七格污水处理厂的工程现场,就有一群“高空舞者”,他们是负责调度工地所需材料的塔吊班组。

  班长秦术梅已经在这个特殊岗位上工作了近7年,她的舞台上没有音乐伴奏,没有五彩灯光,更没有观众掌声和欢呼声,有的却是无尽的辛苦:每天工作十来个小时,只是在那1平方米左右的空间里待着,操作要百分之百的专注,否则出现纰漏便是大事故。

  跳舞需要精准掌握节奏,秦术梅的工作性质也要求把握精准的“节点”,把材料从一端运输到到另一端,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需要细腻地拿捏分寸,各个施工队、堆放的材料、现场流动人员等都要思虑周全,容不得丝毫疏忽大意。

  塔吊车司机往往以男性为主,因此秦术梅要承受更多的体能考验。去年冬天,杭城大雪纷飞,她在爬30米高的塔吊车梯子的时候踩空了,“梯子特别滑,有两节之间的间距又宽些,我滑了一下,差点掉下去。”幸亏秦术梅有多年的经验,每次攀爬时双手都死死地抓住梯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秦术梅在笔直的塔吊车扶梯和小小的操作间内,洒过汗、流过泪,可是这个年轻的姑娘从没服过输,“我们女孩子心细,性情稳,一样可以做好这份工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