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少儿故事 >

曹文轩:文学阅读更应培养孩子的苦难意识

时间:2019-01-04 04:04 点击:

孩子天生就爱听故事,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故事?文学阅读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北大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做客“校长派·王牌驾到”公开课第五期,与校长们一起分享了“给孩子有价值的文学阅读”。

做人要聪明,读书也要聪明。校长和老师要通过文学阅读,培养孩子的悲悯情怀和苦难意识

曹文轩,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当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客座教授,是中国少年写作的积极倡导者、推动者。

曹文轩:文学阅读更应培养孩子的苦难意识

孩子天生就有听故事的欲望

我是一个说故事的人,我的作品有成千上万的读者,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所有的作品都非常在意故事。我将讲故事的意义看得很重很重,我清楚地知道,一个好故事,一定有着很高的美学价值和认识价值。

故事其实隐喻了存在的基本模式和基本状态。它的运行方式实际上就是这个世界的运行方式。一个好的故事,一定是漂亮的想象力的全部。通过对这些故事的阅读,会看到想象力的奇妙,会被这种想象力鼓舞,并在潜移默化中让想象力也得到培养和操练。

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孩子极具物理天赋,他的母亲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于是,她去见爱因斯坦,希望爱因斯坦对她的儿子做神一样的点拨。爱因斯坦对那个母亲说,让你的儿子去读故事吧!这个母亲对爱因斯坦的回答不满意,又强调说,“我是说怎么样才能让我的儿子成为物理天才?”爱因斯坦说:“那就让他读更多的故事。”

我在写作品之前都要将我的东西讲给我的学生、我的朋友与我的家人听。我想,能够对别人讲述是一部小说的基本要求,讲通了,讲顺畅了,讲的鸦雀无声了,讲的听者热泪盈眶了,我才会动笔。

文学对于故事的理解是有过程的。最早的小说与故事有非常亲密的关系,后来小说家们愈来愈不满意小说是讲故事,到了现代主义出现之后故事就没有地位了。儿童文学排斥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违背了本性。儿童文学对故事的需要是本能的,一个故事对于孩子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个孩子天生就有倾听故事的愿望,在他刚刚有接受能力的时候,就已经显露了对故事的强烈的欲望。

因此大人将讲故事看成是给他们最大的恩赐,大人会对孩子讲,听话我就给你讲故事。操纵故事权的大人也将故事看成了惩治小家伙的法宝,你再闹我不给你讲故事!儿童小说,为什么有时候也称之为儿童故事?就是因为故事在儿童文学这个地方是一个根本无法否定的因素,小孩的阅读永远是真正的阅读。

我在编织故事中无数次品尝到了快感,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以为在文学这个地方所谈的构思实际上就是故事的编织。编织故事,最让人感到创造的快意。

一个好的故事,一定是漂亮的想象力的全部。通过对这些故事的阅读,会看到想象力的奇妙,会被这种想象力鼓舞,并在潜移默化中让想象力也得到培养和操练。

你会有种心里的忧郁感,你会觉得你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故事犹如大厦,你在经过绞尽脑汁煞费苦心之后,终于看到它,于黎明或是夕阳时分突然拔地而起,你自己的心灵在此时此刻会受到震荡。

中国的儿童文学应该有一些讲故事的高手,要有一个一个漂亮的故事。文学的天空有无数的故事放飞,他们就像风筝那样,好看的风筝。

儿童文学要培养孩子的悲悯情怀

台湾著名女作家出版人桂文亚女士将有关我的评论文章集合成一本书,电话中我问她书名叫什么?她说叫《感动》。我非常感谢她对我作品的理解,这个词一下子击中我的要害。我的作品的确由始至终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说到感动,我们自然会想到另外一个词,悲悯情怀或悲悯精神。这是一个古老的命题,我以为任何一个能够称得上古老的命题,它肯定也是一个永恒的问题。我甚至认为文学正是因为具有悲悯精神,并且把这种精神称之为基本属性之一。它才被我们称之为文学,才成为一种必要的,人类几乎离不开的精神产品。

祥林嫂于寒风中拄着拐棍沿街乞讨时,我们体会到的是悲悯;沈从文的《边城》中爷爷去世,只是翠翠一个小人儿守着这一片孤独时,我们体会到的是悲悯;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中女孩在寒冷的夜晚点亮火柴,引来一点点微弱的光来温暖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时,我们体会到的同样是悲悯。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得到了许多,损失的也很多,比如激情、热情、同情,而损失最多的是各种情感。机械性的作业、牢笼化的现代建筑,各种各样淡化人际关系的行为原则,其实是能够在一起日益加深的。我们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是一个孤独的个体。

不论这个社会还是个人,都在止不住地加深着冷漠的色彩,冷漠甚至不仅仅是一种人际态度,已经成为了新人类的一种心理和生理反应。人的孤独感已经达到了哲学与生活的双重层面,这种孤独甚至成了一种集体性的疾病,失语症。

在这种物质环境、人文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就是所谓的“新新人类”,他们已经受到了人类学家们的普遍担忧,理由之一是,他们同情心的淡薄。同情就是一个人处在一种悲剧性的情景中,另一个人面对着产生心灵的触动,然后有伸手扶持和援助的欲望,那么当他再进行扶持和援助的时候,心里感到有一种温暖的热流。在这种环境中他的灵魂就受到了一次净化,人格会进一步提升,日后他会更愿意去实施这种高尚的行为。

我们已经看到今天的孩子,似乎没有多少实施这种高尚行为的主动了。种种迹象显示,现代化进程并非一个尽善尽美的进程,人类为现代化进程中的种种好处其实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情感的弱化就是突出的一点。我们这样来断言,文学的职能在于为人类社会的存在提供和创造良好的人性基础。而这个基础中最应该包含的因素就是,就是我们所讲的悲悯情怀。

文学没有理由否认情感在社会发展意义上的价值,也没有理由否定情感在美学意义上的价值。情感生活是人类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介于情感不可分割。在儿童文学这里,这是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我想,所有的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而是一个能够被感动的人,一个有同情心的人,一个有悲悯之心的人,一个温暖的人。

只知道快乐,就算得上健康的成长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