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解梦 > 生活类 >

赵牧阳:不管生活有多苦我应该像个侠客一样(图)

时间:2019-01-06 15:15 点击:

上周五亮相《中国好歌曲》


  上周五亮相《中国好歌曲》

  十年后的突然回归引观众热议

  “摇滚鼓王”接受今报记者独家专访—赵牧阳:不管生活有多苦我应该像个侠客一样

  摇滚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在那一刻真实地唱给大家,那就是摇滚,没有定义。

  缘起

  鸭舌帽、中国鼓、《侠客行》……上周五晚,《中国好歌曲》第二季首播的舞台上,淡出观众视线十年的“摇滚鼓王”赵牧阳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归来了。这不仅令台上的几位导师惊喜不已,更令电视机前的老中青几代摇滚爱好者兴奋好奇。这十年他去了哪里?如今他为何选择高调复出?昨日,赵牧阳接受了东方今报记者的专访。

  东方今报记者 毛韶华

  名片

  中国摇滚乐史上最让人难忘的传奇鼓手。曾先后加入过鲍家街43号、超载、腾格尔与苍狼、呼吸等摇滚乐队,窦唯的《黑梦》、许巍的《在别处》及张楚的《姐姐》等诸多经典作品中都记录下了他震撼人心的鼓技。

  归来 去年,他曾骂走“好歌曲”导演

  赵牧阳在全盛时期,同时是8个著名乐队的鼓手,现场演出每每光芒盖过主唱。可是,在多次遭遇乐队解散的命运后,他选择了离开,消失于公众视线。

  上周五晚,他的突然回归引发惊喜。@译者陈震微博感叹:“如果《黑梦》《在别处》这两张专辑里的鼓不是赵牧阳打的,还会如此叩动人心吗?”低苦艾乐队、痛仰乐队等正在活跃的独立音乐人纷纷转发了这条微博,@民谣歌手周云蓬说:“牧阳一直在小酒吧演出……电视拥有重塑‘雕像’的权利。不过这是大好事。”

  问答

  记者:去年“好歌曲”向您发出邀请,您把导演骂了一顿。那么这次为何又选择在这个舞台上回归?

  赵牧阳:这些年其实有很多活动邀请我参与,但多数跟我的音乐没有太多关系,我不愿意去。去年拒绝《中国好歌曲》,是因为我对这个节目并不了解。当时选秀太多了,我觉得很多都是有内情的,提前安排好的。当时导演通过我的一个朋友邀请我参加。我说宁肯去朋友那儿打鼓也不愿意来参赛。不过看完第一季,我对他们有所改观,加上我的朋友李夏、灰子都参加了节目,第二季《中国好歌曲》导演组再来邀请时,我就来了。

  记者:这次来有没有跟过去的伙伴说?您的回归,在音乐圈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赵牧阳:来之前谁都没说,只有我爱人知道。我欣慰的是,我的老母亲终于如愿在电视上看到了我,她很开心。

  过往 乐队解散的现实,无人能左右

  去年12月23日,“鼓三儿”张永光去世的消息让乐迷震惊。年轻时的赵牧阳,曾经向当时就已经名声在外的前辈“鼓三儿”请教。聊起消失这许多年的经历,他说:“每个乐队都是奔着一生去的,但却一个一个地解散了。”

  问答

  记者:节目里,您曾提到,那么多中国著名摇滚乐队,几乎没有一个“活”到现在。

  赵牧阳: 这样的现实是你没法改变的,只要公司一介入,乐队就会解散。

  记者:听说从窦唯离开“做梦”乐队开始,唱片公司就只与窦唯签订合约,不过仍然会向“做梦”其他成员支付生活费。

  赵牧阳:是的,我也收到了这笔费用,不过在我曾加入过的所有乐队中,也只有“做梦”和之后的“苍狼”所签的唱片公司,会定期给乐手一些钱来维持生计。

  记者:当年,鲍家街43号解散,您离开了北京。如今鲍家街43号的主唱汪峰已成为流行乐坛的“摇滚教父”。

  赵牧阳:汪峰现在能为那么多人唱歌,挺好的。

  记者:当年您是否希望汪峰能留在乐队?

  赵牧阳:这个没办法,因为人没办法左右金钱。

  当下 摇滚,它就是一个艺人的生活方式

  @乐评人“爱地人”评价:“赵牧阳最终又从摇滚回到了民歌,从北京回到了故乡……这才是民歌的归宿和发展的动力。”而流浪生涯告一段落后,赵牧阳遇到了他生命中的另一半,他们组建家庭并喜获麟儿。后来,赵牧阳和学生一起在山东临沂开了一所音乐学校,教孩子们乐器。这位曾经漂泊不定的“鼓王”,终于有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

  问答

  记者:之前,您拍了一个《走近独立音乐人:张力和他的朋友们》的迷你专题片。当时有记者问您会一直坚持下去吗?您回答,无路可走了。为什么?

  赵牧阳:鲍家街43号解散之后,我回到了老家。人在最失落的时候,只能回到爸妈那里。短暂的休息后,我开始了五湖四海的流浪。不过流浪的日子里,心是空的。一次在重庆,辛辛苦苦卖唱三天,却总共只收了29元,我问自己,我是不是要放弃,选择另一种生活?


  有一天,在小客栈,心里有点闷,就出去转转,小花园有一个卖唱的,看了半天,他只弹不唱我就想离开,可刚转身,他开口唱了,是我的第一首歌曲《流浪》,我觉得这是天意—提醒我不要忘记坚持。后来在黄河边,我写出了这首《侠客行》, 我觉得不管生活有多苦,我应该像个侠客一样

  记者:窦唯、李延亮这些音乐人和乐手现在也没做乐队了,好像在做编曲之类的?

  赵牧阳:对,做乐队他们也没法生活,但他们做音乐的路没有停止。摇滚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在那一刻真实地唱给大家,那就是摇滚,没有定义。

netease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