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考试资料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散文“邊界”在擴大真實依然是“剛需”

时间:2019-01-11 20:36 点击:

原標題:散文“邊界”在擴大 真實依然是“剛需”

散文“邊界”在擴大真實依然是“剛需”

  

  暮春四月,“新時代·新散文·新分享——2018華語散文定海論壇”在浙江舟山舉行。中國作家協會機關黨委、浙江省作家協會作為主辦單位,分別組織了來自魯迅文學院、中國作協創研部、中國現代文學館,《人民文學》、《詩刊》等國家級刊物,以及來自浙江本土散文創作界的研究者、編輯和創作者,就當下散文創作的狀況和走向展開研討。散文能不能虛構、散文創作應如何處理與現實的關系等話題,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

  “稿邊寫作”源於對時代敏感

  中國作協創研部副研究員王清輝指出,借助於小說、詩歌,甚至是音樂、繪畫的形式,散文的文體邊界正在不斷擴大。“從寫作和閱讀方式來說,隨著我們時代和媒體的不斷新變,新媒體、自媒體的興起,散文日益成為參與時代精神建構最有效的一個文體類別,是寫作中最活躍的部分。”

  她介紹,以天涯、豆瓣這樣的網站為例,每天發表的散文數量非常大,一年累積下來可能主題帖就有好幾十萬篇,而在傳統刊物上,比如一級刊物最多每期能發20來篇散文,這樣數量上的巨大差距已經帶來了整個散文生態的變化。在網上,大家可以交互,也充分調動了創作者和閱讀者的熱情和積極性,形成了全民寫作、全民閱讀的現象,使散文反映的生活、情感、思想等內容都更廣闊多樣、更接地氣。一些散文作者還在形式上做了種種嘗試,他們利用網絡的復制、拼貼、視頻、圖片等一切技術手段,形成了一些超文體和超文本的形式,比如作者“顧爺”的《小顧聊繪畫》系列。

  此外,王清輝通過盤點2017年內地原創散文創作,總結了“稿邊寫作”的現象。她認為,與用城市、鄉土或者歷史一類的詞來定義散文不同,“稿邊寫作”是以自己的精神記憶為寫作對象﹔與傳統札記不同的是,這些散文中有更多對自己生命狀態的回顧和反思,而不是為書而書,為文而文。“稿邊”的散文寫作裡尤其可以看到著名作家作為“優秀讀者”的敏感,這敏感不單是針對文本,同樣也針對生活和時代,例如李敬澤、王安憶、張新穎、彭程、陸春祥等人的散文都是好范例。

  向“非虛構寫作”汲取經驗

  中國現代文學館助理研究員宋嵩提到,去年他曾為復旦大學主辦的一個全球華文青年創作獎擔任初評委,作品來自全球以華語寫作的在校大學生。入圍作品給他一個很深的印象,就是長期以來流行的“少年老成”模式可能會把80后、90后的散文創作帶向誤區,即概念化寫作較明顯,在散文中極力模仿那些早已成名的散文家的寫作風格,急於在自己的文中體現思想性。但是受年齡和學識、經歷的限制,往往弄巧成拙。

  不過,宋嵩也看到了一批香港和台灣的大學生散文作品,印象最深的是在台灣大學就讀的一位昆虫學博士,這篇2.5萬多字的散文全都是寫他在寶島各地捕捉蝴蝶的經歷,生動精彩。而大陸的青年學生更多的是寫思想隨筆,比如針對一部西方經典電影洋洋洒洒寫了8000多字的隨筆。“不能說他的這些感想沒有價值,但是大多數容易流於無病呻吟。”很多青年散文家現在寫散文如寫論文,大量堆砌材料甚至史料以期凸顯思想性,但如何處理向讀者傳遞知識和自身具有的現實體驗及思考之間的關系,始終是一個問題。

  他還指出,文學上“非虛構概念”的提出對散文和報告文學這兩種文體都形成了很大的沖擊。“我覺得散文不應該虛構,它要表達你的真情實感。例如袁凌的《青苔不會消失》,書中十幾篇文章都是類似於《南方周末》上面深度報道的寫法,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報告文學,也很難把它當成傳統散文來看待,但是帶給讀者的震撼要超過任何傳統意義上的散文作品。”所以,宋嵩建議散文作家多了解當下的非虛構創作的成績,汲取創作經驗,會有心得。

  書寫時代巨變中的真實

  魯迅文學院培訓部副主任趙興紅說,該院5月份將舉辦一個現實主義題材作家高研班,從全國遴選出注重現實題材的小說、散文、詩歌、文學評論創作者組成。這也是針對那些沒有生活體驗、歪曲歷史、消解崇高,天馬行空對著天花板臆想出來的寫作現象,有針對性地辦班。時代的發展已經遠遠超越了文學的發展速度,人工智能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如果作品還隻停留在“回到唐朝當王爺”,那將情何以堪?

  對於這一點,來自浙江舟山岱山縣的青年作家李慧慧體會很深。她說自己雖然是土生土長的海島人,但是對海島的認識也並不多,“我母親那一代人看見路邊晒著的漁網,就知道是捕什麼魚用的,可我看到飯桌上的魚,都常叫不出名字。我想,作為一個海島的寫作者應該警醒,我們有責任去書寫這些已經遺忘和正在消失的東西。”

  李慧慧覺得,散文創作應來源於現實生活,“散文描寫的更多是一種內心的真實,有靈魂、有內涵,有時代、有自己生活的特色。現在很多海島上的事物正在消失,比如岱山萬畝鹽田都面臨轉型改造,可是我們這一代上漁船當漁民非常少了,對漁業的認識也同樣隻來自於書本。其實,漁業資源越來越貧乏、漁民轉產轉業的困惑,這些都是除了謳歌美麗和苦難之外值得書寫的。巨大的變化傳達出海島人面臨的時代與環境的碰撞,也是內外在的糾結。我覺得這些並不落后,都是值得書寫的真實。”

  

(責編:溫璐、吳亞雄)


------分隔线----------------------------